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御澤】生活清單

Fandom :ダイヤのA
Paring :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雙職棒交往paro
OOC可能有

BGM:ONE OK ROCK - One Way Ticket

For entertainment purpose only.


    今年的冬天特別的冷,十一月的東京罕見地下起了雪。

賽季已經結束,新合約也差不多談妥,以一個捕手─呃,當家捕手來說,他的表現還算對得起雇用他的球團吧,他想。

隊內的其他同事們大部分也都規劃好了明年的新賽季,不可避免的,有的留下,而有的則選擇或被選擇離去。他自認自己是個理性的人,但和大家相處的這三年時間,說沒有任何感情那絕對是騙人的。這讓他想起了兩年前,那個在他懷裡哭泣地有如小孩一般的他。

那時候的他是否也帶著同樣的心情呢。



    柴犬造型的鬧鐘在床頭製造噪音,有如生氣般地呼叫著還裹在棉被裡的御幸一也。御幸伸出手關掉了鬧鐘開關,掀起眼前的黑色眼罩,眼睛因光亮突然地進入而瞇起。他看了看時間,指針正好指著六點三十分。他掀開棉被,讓冷空氣溜進衣物輕撫他的肌膚,直到他覺得全身冷唆,他才緩慢地離開床鋪。

即使每天都有晨跑的習慣,但每次起床對他來說還是感到些許痛苦─尤其是少了某個吵鬧的定時鬧鐘兼體溫抱枕。啊,不過也有不少次是他不顧對方的抗議,把對方包裹在自己的懷裡,感受著透過肌膚傳遞過來的溫暖,讓對方的體溫與自己的相融,然後就這麼睡到了中午。結果換來的當然是對方帶點傻氣的大聲訓斥,這種時候他知道自己該乖乖閉上嘴,但卻還是停止不了嘴上愉悅的微笑。

順便一提,那模樣像隻正在生氣的小柴犬一樣可愛。

御幸進入浴室開始洗漱,他把擠好牙膏的牙刷放入口中,「啊,」好甜。他意識到自己不小心用錯了牙膏。

他瞇起沒戴眼鏡的眼睛,把臉湊近手中的牙刷,模糊的視線依然可見那粉色的條狀物─熟悉的草莓口味。御幸總是戲稱這是小朋友口味,事實上也是,哪個二十二歲的青年會用這種牙膏啊。他雖然不喜歡甜食,但唯獨對這味道不討厭,可能是因為早晨的親吻總是讓他的口腔裡充斥著草莓味的緣故吧。

他和澤村是從他高三那年開始交往的。

御幸本來沒打算表明自己的心意的。告訴對方他其實在很早之前就喜歡他了,想跟他在一起;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接對方一輩子的球,就算他不願意和自己一起共度未知的未來,只要還能待在對方身邊那就足矣了,但他不行這樣做。澤村值得更好的人,他沒必要讓他內心的這些小心思來擾亂他家投手的情緒,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但那個笨蛋卻還是對他張開了雙手,御幸永遠記得那雙無所謂懼的琥珀色雙眼耀眼地閃爍著,有如那相隔著18.44公尺的距離時。只是這次他真的能從對方的雙眸清晰地望見自己的身影。透過擁抱所傳遞過來的肌膚溫度,灼熱地彷彿不像是真實的世界。

時光荏苒,之後的他們不但都進入了職棒,還在東京買了棟公寓並一起生活。

澤村總是會先起床洗漱,然後大聲地把他吵醒,大聲地,對,字面上的意思。再把他從床上拉起,推著還沒怎麼清醒的他進入浴室,他總是會趁嘴裡滿是薄荷味牙膏的時候偷親對方的臉頰,下一秒就會看到對方露出貓眼並指著臉上的泡沫大吼大叫御幸一也有夠噁心。一個半小時的晨跑結束後,他會到廚房做熱騰騰的早餐等待在浴室沖澡的澤村,而沖完澡的澤村則會坐在餐桌旁等待他一起開動;用完餐之後澤村會負責收拾碗盤,而他則趁這段時間洗去身上因汗水而造成的黏膩。

御幸的一天幾乎都是這麼開始的,至少在兩年前是。

他停止手上刷牙動作的同時也停止了思緒,吐掉口中的白色泡沫後漱著口。

戴上黑框眼睛準備完成剛回憶起的一連串例行公事,但和回憶不同的則是他獨自一人。



    御幸剛晨跑完後就馬上沖了澡,他從浴室走出來,水珠從濕溽的髮尾滴落,但他不管它,徑直地往廚房走。裏頭充滿了剛沖好的咖啡香,他為自己倒了杯,並坐到餐桌旁,抬頭看了牆上的時鐘,八點四十分,距離傍晚還有大約十個小時,一天還很漫長。

平常的生活幾乎都被訓練給填滿,甚至覺得時間流逝的太過快速,但等到真的休息時,他卻覺得時間太多反而不知道該做什麼。御幸決定做點什麼來忽略他的公寓一個人住實在太大這件事,他到客廳隨手拿了筆與便條紙,他想了想,在紙上寫下了幾個字。

早餐

澆花

洗、晾衣服

打掃屋子

去超商

午飯

去超市

晚餐

他放下筆,把紙條撕下貼在了冰箱上,並打開冰箱門拿出兩顆雞蛋與一袋吐司。



    澆水這件事情平常都是澤村在做。澤村會在吃完早餐後拿著小噴壺走到這盆放在客廳窗旁的植物前,對著它小心翼翼地噴著水,還會仔細擦拭每片翠綠上帶有白色條紋的葉片。

這株植物會出現說來實在好笑,某天澤村回來時,手上就帶了這株他們在幾天前看的電影裡所出現的盆栽,御幸甚至不知道品種的名字。

「御幸前輩,你看我買了銀皇后!」澤村邊說邊把盆栽從袋子裡拿出。

「銀、銀什麼?」

「銀皇后啦!」澤村大聲地說,「就是我們前幾天看的那部電影裡的那株植物啊!御幸前輩你都沒在看電影對吧,你這樣不行!你這樣對得起殺手大叔與可愛蘿莉之間那可歌可泣的犧牲.....」

「停、停、停!太大聲了。」見澤村又開始要長篇大論時御幸趕緊打斷了他。「我知道這是電影裡的盆栽,但你怎麼突然想養植物了,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還對園藝這種事有興趣。」

「御幸一也你好囉嗦!你是我媽嗎!覺得白色的紋路很漂亮就買了啊!聽說它還可以淨化空氣喔!怎麼樣不錯吧哈哈哈!」

「你是覺得家裡空氣太髒嗎?」

「才、才不是!!!御幸一也你這一點浪漫都不懂的男人!!!」

「哈?」

就是這樣,雖然能吐槽的地方實在太多,不過只要澤村高興也就由著他去了。再說,他更喜歡窺探著澤村在窗邊仔細擦著葉片時的側顏與那背著陽光時的靜謐畫面。

小心擦拭葉片的他想到對方有次忘記用溫水澆水時的慌張模樣便笑了出來。



        早上九點十分, 御幸抱著裝滿髒衣服的洗衣籃來到了後陽台。在洗衣機裡放入一匙半的洗衣粉後,他蓋上了洗衣蓋,按下了開關,屬於洗衣機的水聲與機械的轉動聲開始充斥在耳邊。

他和澤村並沒有固定誰要來洗衣服,通常是誰想到這件事就誰做。

為了追尋棒球這個夢想,當他們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年時就必須離開家裡過著住宿的集體生活,早就習慣自己打理好自己。在青道時,他和澤村總是很有默契地會在同個時間出現在洗衣間,他們總是會故意等到最後,趁著沒人的時候左手碰上右手,緩慢地、小心翼翼地,放任紅暈佈滿整臉,那是住宿生活中為數不多的獨處時間。現在想來都還感到有點難為情。

御幸接著回到了客廳,擦拭餐桌、書櫃、玻璃、整理廚房、清理水槽,這之間還晾了剛洗好的衣服,現在的他正身穿狐狸圍裙與橡皮手套拿著吸塵器清理地板,模樣滑稽,他的耳邊彷彿聽見澤村正對他說:「御幸一也你好像變成《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的女主角了!」




    御幸終於完成這些家務時,鬆了口氣,平常總和澤村一起分工,沒想到自己打掃竟然是件著麼累人的事。他拿起手機滑開螢幕,顯示時間來到了十一點半,這時傳來了訊息,上頭只寫著「老地方見,別遲到。」這幾個字。他不用想都知道傳訊息的主人是誰。

今日的天氣很晴朗,氣溫高的彷彿不是冬日。他下樓來到轉角間的便利商店,結帳時除了繳費單外,還多了本最新一期的體育雜誌,封面是個在大聯盟打球家喻戶曉的日本投手。

御幸進入餐廳後第一眼就看到那位綠色頭髮的男子,他直接坐到了對座,對方正吃著店家的招牌拉麵,看也不看他。

「這不是今年在職棒大放異彩的新人獵豹游擊手洋一君嗎。」御幸調侃地說。

「少囉嗦。」倉持瞪了他一眼。

倉持算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雖然對方總說他們不是朋友。倉持和他都同屬東京的球隊, 今年才剛升上一軍,老實說他當初有點意外倉持最後選擇留在了東京,畢竟亮前輩可是在日本的最北邊。

「你和澤村說了嗎?」倉持劈頭就問。

「還沒,打算晚點告訴他。」

倉持終於停下手邊筷子的動作抬頭看著他。

「你該不會是感到不安了吧。」倉持帶著戲謔的微笑說。「哈哈哈!沒想到你也會有這天。」

真不愧是倉持啊。

「這是當然的啊......」御幸嘆了口氣無奈地說。

見對方少數的示弱後倉持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瞄了眼放在桌旁塑膠袋裡沒放好的雜誌,恢復原來手上的動作,從碗裡夾起麵條。

「你不用回千葉嗎?」御幸接著問。

「吃完這餐就回去。」

「喔所以你是抽空來見老朋友的,還真是溫柔啊。」

「你果然應該嘗嘗我的十字固定,還有,誰跟你是朋友了。」

「你這麼說我好傷心啊洋一君。」

「閉嘴。你最好給我心臟裂成兩半而死。」




   因陽光折射的橘紅漸漸地充滿了原本湛藍色天空,讓雲朵都跟著染了色。御幸走在平常再熟悉不過的街道上,臉上帶著點疲憊,手上提著原本的商店用塑膠袋和剛剛在超市裡大減價買的生鮮物品,和身旁靜謐的景色不同,他的腦袋裡亂哄哄的,滿腦子想的都是等等應該要怎麼和視訊的對象開口。他自己都有點受不了自己這種樣子。

他佇立於自家門口,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倉持又來了訊息。

-「別謝我。還有,我要吃高級壽司。」

他對著倉持有如摩斯密碼般的語句感到疑惑,但也沒多想什麼,開門進入屋內。他感到有點不對勁,鼻子是最先反應過來的器官,屋內傳來一陣味道,他有點慌張,心想著該不會是自己沒關瓦斯或是屋內遭小偷,但後者應該是不會幫你煮飯才對。御幸加快腳步來到了廚房,看見了熟悉的背影正站在瓦斯爐前。

「澤、澤村?」

被叫名字的人這時回過頭來,對著他笑著。「御幸前輩!」

澤村的頭髮比起上次在電視的比賽上看到的又短了一點,皮膚好像也黑了點,琥珀色的雙眼因笑容而瞇起。他朝思暮想的人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不再是電腦傳來的平面影像或透過電話傳來帶點機械感的嗓音,而是真實的人。

「御幸前輩你是在路上迷路了嗎?太慢了!我不肖澤村今晚可是大顯身手煮了火鍋,本來想說你再不回來的話我就要自己先吃掉了!幹嘛一臉呆滯?難不成是出了什麼意外撞到頭了嗎?欸?變成笨蛋了嗎?」

......還是一如既往的吵啊。

「你才是笨蛋。」

「御幸一也哪有人一看到好久不見的戀人就罵人是笨蛋的!」澤村不滿地說。「不過算了!看在御幸前輩想我想得不得了的份上就不和你計較了!」

「歡迎回來,御幸前輩!」

他把臉埋在對方的肩窩裡,撲鼻而來的是熟悉的味道,透過擁抱所傳遞過來的肌膚溫度是那麼的真實、溫暖。啊,久違了,這感覺。

「歡迎回來,澤村。」


    往外望出去天色已經完全的變暗,現在的他們正一起吃著晚飯。

「你不是應該要下個禮拜才能回來嗎?」御幸問。

「哼哼~因為我知道御幸前輩太想我了,所以就拜託了教練那邊讓我先回國了。」澤村沾沾自喜地拿著那本封面是他的雜誌,一副怎麼樣帥吧的表情。「倉持前輩從機場載我回來的,因為想給你個驚喜,果然被嚇到了吧哈哈哈....」

御幸在嘴裡塞了塊豆腐。啊,廚藝進步了呢。

「倉持前輩還說御幸前輩正因為某件事而消極得不得了呢。」

正在喝湯的御幸嗆了個正著,還真是感謝啊倉持,他心想。

御幸走到冰箱前撕起白天貼上的便利貼,上頭劃掉的八條線代表已經完成,他看著最後未被畫線的兩點,寫著。

視訊

開口

御幸把紙條揉成一團後丟進垃圾桶裡,轉頭對澤村說。「我拿到大聯盟的合約了,雖然是不同隊伍,不過在同個城市。這樣要見面就不用跨越大半個海洋了。」

回應御幸的是閃爍著的琥珀色雙瞳,大大的笑容,宏亮地叫喊與突如其來的擁抱,他低頭掩飾笑容回抱住對方。

新國度、新環境、新生活,雖然對於未知的未來有很多的不安,但陌生的一切中只要有熟悉的你在,或許一切就不是那麼令人懼怕了。

-End-

218、220御澤日快樂♥

想寫有別於球場上的帥氣,下了球場後還是會對未知的一切感到些許不安的平凡人(煮夫)御幸。
如果有稍微娛樂到正在看著的您的話就太好了!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