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御澤】病

Pairing: 御幸一也 x 澤村榮純

◾OOC有

◾御幸美聯paro x 澤村日職paro

◾御澤交往同居前提

◾御幸視角

◾職棒BUG

BGM: 張震嶽-思念是一種病

-

他已經一個月沒和澤村通話了。

御幸一也心裡為此感到煩悶不已。他和澤村吵架了,呃,以御幸的話來說應該是澤村單方面的對他生氣。而原因呢,他根本忘得一乾二淨了,只記得已、經、整、整、一、個、月沒聽到那個笨蛋的聲音了。

兩個多月前,御幸因為優秀的配球能力還有出色的打擊表現,而被美國職棒的邁阿密馬林魚隊選上,原本在日職東京養樂多燕子隊的他為此有些煩惱,而原因就出在和他同一隊的投手━━澤村榮純,也是他的戀人身上。

「真是太恭喜你了御幸前輩!!! 」宏亮的嗓門在只有兩人的球隊更衣間裡響起,澤村為此倒是感到很開心的樣子。

「太大聲了笨蛋! 就這麼開心?」御幸撇撇嘴,脫下身上已被汗涔濕的隊服。

「御幸前輩難道不開心嗎? 看前輩這副萎靡不振的樣子。喔━━我知道了! 一定是因為怕寂寞對不對━━你放心好了,我不肖澤村不會因此變心的,我絕━━對━━會每天打電話給御幸前輩的,御幸前輩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

「話太多了笨蛋。」

「你說誰是笨蛋!!!」

「果然是因為笨蛋的緣故所以才放心不下啊。」

「御幸一也━━!!!!」

嘛,竟然還真的被那笨蛋說中了,在這種時候就會觀察力敏銳如倉持。他能到美聯去打棒球自然是很開心,更高的挑戰對他而言很是興奮,不過說不擔心澤村是騙人的,但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他會感到寂寞,澤村不在身邊會感到寂寞,優秀如御幸一也的他,還真不想承認這點,尤其是讓澤村知道。

━━而且他也想和澤村繼續一起打棒球。

日子一天一天過,離御幸去美國的日子越來越近,本該是抓住所剩不多的時間,好好享受彼此在身邊的日子才對,但是━━

「━━你這惡劣性格臭池面混蛋四眼━━!!!」

「...哈?」剛打開房門枕頭就這樣直接砸了過來,御幸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就又被驅逐出門,御幸看著落在房間門口的枕頭,敲了敲門。

「澤村━━」

「澤村━━」

「澤━━村━━」

「你聽我解釋━━」雖然他根本不知道需要解釋些什麼。

御幸看澤村沒有要開門的跡象,認命的撿起地上的枕頭,摸了摸後腦杓,往客廳走去。

看來只好睡沙發了。

就這樣,澤村開始有意無意的躲著他,加上球隊又剛好碰上了緊湊的賽程,開始了繁重的訓練與比賽,就在他找到和澤村好好談談的機會之前,他就去了美國。到了美國後,新的一切並沒有給他喘息的空間,反而是為了從小聯盟升上大聯盟,花費更多的時間和努力訓練。每天除了吃飯、洗澡、睡覺外,不是練習就是比賽,還多了個必須適應新環境和隊友的課題,結束一整天疲憊的訓練後,回到宿舍的他總是倒頭就睡,讓他根本沒時間給澤村打電話,時間就這樣過了一過月。

終於等到了空閒的這一天,御幸抬頭看了看牆上指著數字二的時鐘,再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最後低頭看著被他握在手裡的手機━━他正在緊張。這一個月來,他想澤村想得不得了,不知道那個笨蛋有沒有好好吃飯,自己不在身邊是不是又吃便利店的微波食品,不知道有沒有訓練過度,太過操勞的話可是不行的,有沒有做好指甲保養,手指可是投手的生命吶,不知道自己不在的時候,會不會吵著要隊上的捕手前輩接球,不知道有沒有關注大聯盟的消息,不知道,不知道━━澤村在這一個月裡有沒有想起過他。

如果澤村聽到他這些一連串的問題,一定又會咕噥他像個老媽一樣囉唆。想到這裡,御幸勾起了嘴角。

啊,不妙。非常不妙。感覺有什麼東西如潮水一般從心底湧了起來,隨後溢出。

御幸拿起被他握得有些發燙的手機,滑開螢幕,桌面是某個人熟悉的睡顏,打開快速通話按下一號鍵,耳邊傳來嘟嘟的通話聲━━電話通了。

「.............」

「...澤村?」御幸呼吸有點急促。

「御、御幸?」輕柔的聲音,帶點慵懶。

御幸輕笑,真是不可思議,所有的緊張不安竟然在聽到澤村的聲音後瞬間消散不見。

果然不是澤村就不行。

「在睡覺? 我明明有算好時差的。該不會因為我不在所以昨天熬夜打電玩了?」

「姆姆姆━━」被說中了。

「你真是....」

「那、那是因為,昨天倉持前輩拿著剛出的新遊戲要我陪他玩,不陪他的話就要被拿來練格鬥技了!!! 所以都是倉持前輩的錯!!!」

「澤村。」

「什麼事?」

「熬夜的話很容易變笨的。嘛,不過反正你本來就是個笨蛋。」

「御幸一也你是故意打電話過來找我麻煩的嗎!!!!! 」都可以感覺得到澤村的貓眼了。

「哈哈哈哈.....」逗澤村總是讓他心情大好。「澤村。」語氣突然認真了起來。

「幹什麼啦混帳四眼!!! 」

「我好想你。」扔了個直球。

所有想叨叨絮絮的隻字片語全都變成這再簡單不過的一句話,但卻是最能表達御幸這一個月來所有情感的話語。

「嗚、嗚嗚━━」

哭聲開始從電話那頭傳進御幸耳裡。御幸都可以想像得到澤村流淚,哭紅鼻子的樣子了。

「我、我也、是......我也想、想御幸了、嗚....」

「嗯,我知道。」御幸勾起一抹微笑。「還有。」

「嗯...?」

「我升上大聯盟了。」

「姆姆姆━━明明、消息什麼的都還、沒有啊━━可惡、你、你跑得也太快了,不愧、是池面捕手━━嗚不對━━御幸一也你給我等著、我一、一定、會追上你的━━姆姆姆━━」

「喂喂喂,這跟池面有什麼關係啊,不是應該感嘆我優秀的配球能力嗎。」真是的。「你是第一個知道的。」因為想第一個告訴你。「還有不要邊不甘心邊哭又邊高興啊。」御幸咧嘴笑了。真是個永遠不會讓他失望甚至會超乎他想像的人。

御幸一也認為自己大概病得不輕,而且應該沒有痊癒的一天。


「嗯,我等你。」


-End-

-
Note:

大家好,這邊是嘿嘿。

這是我人生的第一篇文,因為剛喜歡上御澤不久,各方面都還是菜鳥,梗和文筆不好,還請多多見諒。

這篇想寫得是沒有澤村會感到寂寞,沒有澤村就不行,比自己所想得還要喜歡澤村的御幸。如果沒有好好表達出來一定是我的問題(汗)

然後,可能劇情和職棒都有BUG,還請見諒和指教。


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