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段龍】Haunting


Paring : 段野龍哉 x 龍崎郁夫

◾原作 : 無間雙龍~這份愛才是正義
◾OOC有
◾大概是段(←)龍
◾劇情BUG有

他和段野龍哉初識是在他們八歲那年。

那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天空湛藍得不像話,記憶中的他被一位已經記不得面容的陌生男子的手牽著,來到了位於香橙海岸旁名為《樂園》的地方。他被告知這裡以後就是他的新家,對於一個年僅八歲的孩子來說,他並不懂得什麼叫名為「拋棄」二字的字詞,只是回頭懵懂的看著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已經離去的背影。

「我是柏葉結子,你可以叫我結子老師。」名為結子的女子微微蹲下身,雙手撐在膝上,帶著微笑的面容看著他說。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手就被結子牽住帶往《樂園》裡,稚嫩的聲音響起,一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歲數的男孩從門口走了出來。

「新來的,是那個傢伙嗎?」男孩走向他。

「我叫段野龍哉,你呢?」男孩不客氣的說著。
「龍崎郁夫。」
「你叫龍崎? 名字真怪。」名叫龍哉的孩子眼睛睜大,帶著笑容說著。

他一直認為他們倆的相遇即是命運,即便已經過了二十年,他卻依然清清楚楚地記得,小時候的他和段野龍哉有關的任何一切,那個嘴巴壞、行為無禮、不羈,還總是愛欺負他,但待他卻無比溫柔的段野龍哉。

「就這樣看來,還真是沒什麼變呢。」龍崎郁夫輕笑著說。

他走在平常再熟悉不過的新宿街頭,手裡提著剛從便利商店買來的日常用品雜物,往住處的方向走著。他常會時不時的想起小時候的事情,在辦案時也總是會一不小心就帶入了關於自己和段野龍哉的回憶,他總是這樣,太過於感情用事,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警告在警察這樣的世界待不久,嘛、不過也無妨,反正這只不過是復仇的必經手段罷了。

龍崎郁夫拿出鑰匙打開門,進入玄關後關上了身後的大門,他緩慢地來到了床鋪面前,把手上的塑膠袋放在床邊的小桌子上,自己以臥伏的姿勢趴在床鋪上。房間的中間擺了張床和小桌子,右手邊是個裡面沒存放什麼東西的小冰箱,而冰箱的旁邊則是個小廚房,但一看就知道沒使用過幾次。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思緒又開始飄忽起來。

「タッちゃん 好慢啊。」他在等段野龍哉的電話。

稍早時段野龍哉傳了訊息給他,讓他等著他的電話,想必是對於二十年前的案子又有了進展了吧,二十年前,關於結子老師被殺害的事情。
他是知道的,段野龍哉不惜犧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找出兇手,他早就發覺到了,他們都很喜歡結子老師,但是或許段野龍哉比他喜歡的更多,他想。
他喜歡著結子老師,老師猶如他的家人一般,照顧著他、疼愛著他,讓他有了家的感覺,讓他體會到了被愛的感覺,他喜歡結子老師,也是因為這份喜歡所以才會在她死後痛苦不已,最終走上了就算偏離正道也要找出殺害結子老師兇手的這條道路。他也喜歡段野龍哉,一開始他以為這份喜歡並沒有什麼不同,段野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也猶如家人,但這二十年走來,這份喜歡卻說不上來哪裡變質了,他不確定。

唯一確定的是,他想陪他到最後。

龍崎微微的蹙起了眉頭,從床上彈了起來,兩手抓了抓他本就有些微亂的捲髮,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東想西。西裝左胸口袋的電話傳來震動的聲響,右手伸進口袋拿出只存了一個號碼的白色專用機,翻開了機蓋,按下了通話鍵。

「タッちゃん。」
「對方開始有所行動了。」略低沉的嗓音從電話另一頭響起。
「嗯。」眼神散發出先前並沒有的光彩。

龍崎郁夫腦中響起了那個稚嫩孩童的聲音。
「街尾龍,是兩條龍,互相咬著對方的尾巴,這個形狀意味著永恆、無限,還有死亡與再生。」

無法逃脫的命運,我的腳步不斷的追尋,與你一起。

Note:

大家新年快樂,這邊是嘿嘿。

最近剛看完了日劇無間雙龍,被甜得受不了,卻也被虐得受不了呀。
看了副聲道覺得演員們也好可愛呀!
真是部好日劇呀。

以上,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