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御澤】這對投捕不單純

Paring : 御幸一也 x 澤村榮純

◾原作 : 鑽石王牌

◾OOC有

◾御澤交往職棒同隊paro

◾劇情可能有BUG

◾梗來源

日本ハムFIGHTERS 北海道5ch 2016/11/28夕

►18分29秒開始




「如果隊員們是女生的話會選擇和誰交往呢,澤村選手?」

「欸? 」

聽著主持人的問話,澤村一時語塞,剛回答完上個問題舉著麥克風的手,還留在離嘴邊不遠的位置上。他瞄了瞄站在他左邊掛著噁心微笑的某位池面捕手,後者察覺到他的眼神後,臉上的笑意更猖狂了。

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澤村心想。

事情是這樣的。

今年球季,澤村所屬的東京讀賣巨人隊非常幸運地打進了日本一決賽,能夠和另一聯盟的球隊爭奪總冠軍。作為隊上王牌投手的他,免不了的又聒噪了一番。不,以某眼鏡的意思來說,王牌和聒噪這兩者是沒什麼關聯的吧,這時候還會順便帶上勾起唇角不懷好意的微笑,都可以感覺得到句尾自帶的括號和笑一字。

該死的,特別帥氣的面容。

但是決賽前幾場的戰況一直不利於他們,一路被對方壓著打,連續輸了三場比賽。由於日本一決賽的規則是哪支球隊先取得四勝的成績誰就成為優勝隊伍,在已經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壓在身上的是由沉甸甸的期望轉變而成的無形壓力。

「你難道不洩氣嗎? 」御幸緩聲直言。

當御幸這麼問他時,他很是驚訝。沒想到會從御幸的嘴裡聽到這樣的話,這語氣隱含的意思就像是在問他輸掉決賽後的心情一樣。他向來不是會先去思考這些的人,比起思考結果,他更傾向於享受當下的過程。

「我相信球隊。」澤村說道,淡金色的眼眸對上御幸。「而且你在說什麼啊御幸前輩,」他撅起唇,不滿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我們又還沒輸。」

第四場比賽觀賽人數特別的多,除了座位票早就全售一空外,球場還特別開放了走廊的站票。有人是來看另一球隊取得勝利的,也有是來看他們反敗為勝的死忠球迷。明明季節已是深秋,這天的天氣卻異常的灼熱。澤村進入職棒已經兩餘年,御幸則比他早一年。他想起了還在高中時候,兩人一起獲得甲子園冠軍的那年夏天,他做為先發投手,踏上還沒有被踩踏過的小土丘。湛藍的天空,閃閃發亮的鑽石場,熱的像要把人灼傷似的陽光,他的臉被曬得紅撲撲的。蹲踞在他前方18.44公尺勾起一抹微笑的御幸一也,正視著他,澤村彷彿能在他漂亮的金色眼眸中看見自己的模樣。

那天的景象和眼前如出一轍。

「出、出去了! 御幸選手的全壘打!」棒球伴隨著球評激動的話語和群眾高亢的歡呼聲,呈現了完美的拋物線,落地在位於右方觀眾席的階梯上。

澤村在休息區看著正舉著慣用手跑壘的御幸,掛在臉上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微笑。澤村也咧嘴笑了,他跑出休息區,站到了其他已經出了休息區隊員們的身旁,所有隊員們排成一列,正等著和御幸輪流擊掌。

「鋒頭都被那個池面捕手搶走了啦! 」澤村又開始了澤村式的鬼吼鬼叫。

御幸和其他隊員輪流擊完掌後,來到了伸出手準備和他擊掌的澤村面前,他笑著伸出慣用手由下往上的捏住了澤村兩邊的臉頰,「太大聲了啦。」手還繼續捏著不放。

「唔,」澤村嘟著嘴。「為、為什麼對大家就是擊掌,我就是臉頰攻擊呀! 」

「這是專屬於你的慶祝方式啊♥」御幸咧嘴笑說道。

這支全壘打帶動了全隊的士氣,他們展開了反攻,從原本落後的分數逆轉,並且贏得了第一場的勝利。這場的勝利彷彿讓大家吃了顆定心丸,之後的三場比賽氣勢如虹,最後由他們特別聒噪的王牌投手澤村榮純登板關門。三個三振,成功的贏得了讀賣巨人睽違整整十年的冠軍寶座。

話又說回來。

他現在所身在的是讀賣巨人球迷同樂會場。因為場地容納人數的限制,因此特別舉辦為期五天的同樂會,每天由不同的球員們輪番上陣來和球迷們接觸、玩遊戲。對於澤村這種喜好熱鬧的人來說,同樂會絕對是不可抗拒的外在因素,而御幸則是身為女性球迷中人氣最高的第一名,就算不想去也還是會被強迫著要參加。這時候全球隊都知道的應對方法就是把他們的王牌投手送過去,因為總不能讓他們的人氣捕手不開心嘛。因此時常會看到兩人一同出席各大場合和節目錄製,這次也不例外。

兩人所參與的是第三天的活動。內容的開始是從訪談開始,首先不免俗地講講今年的好成績和兩人未來的願景等等,不過台下反應最熱烈的還是在兩人開始講起關於投捕之間默契的時候。並不是刻意為之,只是自然地想起了學生時代的回憶,畢竟兩人之間擁有太多共同經歷的一切,太過於了解彼此。

「所謂完美的投球,是投手與捕手合力創造出來的藝術品。」澤村笑了笑,舉著麥克風的右手,放在嘴邊的位置上。「捕手引導,而投手相信捕手,把最好的球投進手套裡,僅僅如此,就能成為最佳的搭檔。」

御幸似乎對這個回答感到驚訝,但隨後像是知道了什麼一般,笑而不語。

活動進行得很順利,到了最後一個環節,要回答球迷所問的問題。主辦方已經事先把球迷投遞的問題整理好,選出了最終十個問題。回答的過程澤村基本上也沒有太大的問題,御幸已經事先教導過他,只要把自己心中所想的誠實地說出來就行了,他照著這個方式回答了前面所有的問題,都平安的度過,應該是沒問題的。終於來到了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隊員們是女生的話會選擇和誰交往呢,澤村選手?」主持人對著澤村提問道。

「欸? 」

回到了一開始的窘境,澤村又瞄了瞄御幸噁心的微笑。

御幸笑了笑,舉起了原本被兩手交握,拿著麥克風的左手,「澤村你就誠實地回答吧。」像是在引導回答般。

「嗯──」澤村開始認真思考了起來。「我想應該還是御幸前輩吧。」

「喔? 選擇御幸選手的原因是什麼呢?」主持人繼續問道。

澤村看向主持人的方向,「我想,應該是會做飯給我吃吧。尤其是御幸前輩的炒飯,特別的好吃呢! 」他露出了大大的笑臉。

御幸笑著輕嘆了口氣,「沒想到我在你心中就只有這點用處啊。」御幸的右手環上了澤村的右肩,左手拿著麥克風說道,「這問題還要想這麼久,答案我可是從來都只有你一個的啊♥」

台下球迷的尖叫聲此起彼落,氣氛到達了最高潮。

「兩位的感情真是好呢。」主持人笑著說道。

「畢竟我們是投捕嘛。」御幸的手還在澤村肩上,勾起的笑容還掛在臉上。只見澤村沒有任何反應,但微紅的耳根似乎出賣了他。

活動尾聲,主持人請兩位球員擺個姿勢好讓現場攝影師拍照,只見御幸在澤村耳邊說了些什麼,讓澤村的耳根更滾燙了。隨後澤村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舉起了原本垂在大腿旁的手臂,將手舉到了大約胸前的位置,比出了一半愛心的手勢,此時御幸也將自己另一半的愛心手勢輕碰在澤村的指甲外緣上,形成一顆完整的愛心。

台下攝影師快門閃個不停。主持人佇立到了一旁,等待著攝影的結束。他不禁想著這兩位球員的感情真是好,看著兩人的互動簡直就像正在交往中的情侶呢。

咦! 不對。他想起了方才不對勁的地方,兩人的應答,還有反應,起初他認為這只是投捕感情好的表現,但為什麼澤村選手要說是「還」是會選擇御幸選手呢?

答案呼之欲出嘛,因為這對投捕關係不單純啊。

-End-


Note:

大家好,這裡是嘿嘿。
原本是想在情人節發的,但變成了218,最後又拖到了220。
梗來源是我自己很喜歡的兩位球員貢獻的www
總之御澤天天都是情人節,天天都是御澤日。
除了閃瞎眾人還有什麼好說的嗎www

以上,謝謝看到最後的您。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