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空軍組】Oceans

Fandom : Dunkirk
Paring : Farrier/Collins
Rating : PG

滿滿私設
時間序接上一篇,但各自獨立看也不影響。

BGM: Seafret - Oceans


For entertainment purpose only.




Farrier坐在自己的床鋪上,點燃嘴裡叼著的菸。他背部靠著牆壁,蹙著眉,手裡拿著的書籍遲遲沒有往下一頁翻的跡象。他抬眼看著對面和自己以相同動作靠著牆,翻閱著手中雜誌的Collins。

房裡只有一扇窗、兩張床鋪、床頭的兩張小桌,和牆上釘著的幾根衣物用的掛鉤。他的床鋪與Collins的床鋪之間只隔著幾步距離的走道。對於他們來說,RAF給的宿舍說不上是最好,卻也足夠好了。


Collins有著一雙非常藍的眼睛,自從Farrier第一眼見到Collins時就想說了。


眼前的Collins正介紹著自己。對方看起來小了Farrier好幾歲,金黃的髮絲被一絲不苟的往後疏起,唯獨遺漏的幾根微微翹起。Collins的個頭比自己還高出一些,修長又筆直的身形配起深藍色制服來是如此的合適。可能是緊張的關係,說話的速度顯然有點快,但無法忽略話語之間好聽的蘇格蘭口音,漂亮的藍眼睛還時不時的瞄了Farrier好幾眼。

Farrier看得出來對方是個很有教養的男孩,Collins的舉止之間都透露著優雅與拘謹。

「Farrier,叫我Farrier就好。」他說。

然後他看見了Collins稍微鬆懈的肩膀與開心地對自己露出的笑容。


Collins眼裡的藍色就像他駕駛噴火戰鬥機時,眼裡所見的天空。這是此刻Farrier腦中浮現的唯一想法。


Collins可說是個無可挑剔的完美室友,睡相良好,不會打呼;作為搭檔也是沒話說,他的飛行技術在這裡屬於中上,進步的速度更是不可思議的快速;而作為朋友,他們意外的投緣,彷彿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可聊。Farrier是真心打從心裡喜歡Collins。

而當他意識到自己的關心裡帶著其他的成分時,他的目光早已不知道偷偷追逐過對方多少次了。

Farrier知道自己不該對Collins抱有超越朋友的情感,但當那次一起喝酒他對Collins說出真心話的同時,他才發現,一直以來,Collins在他心中一直都和別人不一樣。他只是害怕去承認它。他只是害怕自己會因此失去Collins。Farrier從來沒有對自己如此沮喪過。 

他對自己的懦弱感到沮喪。



「Farrier?」Collins有些擔心地看著他,「你還好嗎?」

Collins放下手中的雜誌,起身往Farrier的方向走。他在Farrier的身旁坐下,看了一眼Farrier手裡的書,微微地蹙了眉。

「『我說不出話來,兩眼看不見,我 不生也不死,什麼也不知道, 看進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荒涼而空虛是那大海。 』」Collins說,「我討厭這本書。」

Farrier知道Collins心裡所想的,Collins討厭的並不是書本身,而是即將到來的死亡可能帶來的分離。準備要開戰的風聲時不時地會傳進他們耳裡,他們本身或許並不懼怕死亡,但現在他們彼此卻都有了可以眷戀的東西。


「或許你應該少看點艾略特。」Collins笑了笑,「你的眉頭快要纏在一起了。」

「你知道我們總是要上戰場的。」Farrier闔上書本,輕聲地說,「你也知道我討厭這些。」

但他必須強迫自己面對現實─他們能夠像這樣相處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Collins把臉龐湊到Farrier面前,他用拇指與食指輕輕地抽出Farrier嘴裡的菸。Collins的嘴唇距離Farrier的不到五公分,Farrier能清楚地感受到Collins呼出的氣息溫柔地打在他的臉上,在燈光的照射下讓原本金黃的髮絲彷彿更閃耀了。

Collins漂亮的藍眼睛正注視著Farrier。他扯起嘴角,對Farrier輕輕地笑了。

Farrier這時才發現Collins的眼睫毛很長,且還帶點微微的金黃色。Collins因微笑而彎起眼角,白皙的皮膚透著微微的紅暈,他視線往下看了看Farrier的嘴唇,並輕輕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這大概是他所見過最美好的畫面,Farrier心想。

Collins放開被咬著的薄唇,微微往左側過頭,湊上去親吻Farrier的嘴唇。這是自從聖誕夜後,時隔將近一個月的親吻。他只在Farrier的唇上停留幾秒鐘便離開了。和聖誕夜的親吻一樣地輕柔,但不同的是這次沒有上次的酒精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菸草味。

「我知道。」Collins輕聲地說。

Collins把原本指間的菸慢慢地放回了Farrier的嘴裡。他露出好看的笑容,但Farrier看見的卻是Collins語氣中藏著的淡淡悲傷。

他微微蹙著眉,握住正要轉過身從他身邊退開的Collins的手掌,Collins停止了所有動作,疑惑地看著他。

Farrier放下手裡的書籍,背部離開牆壁,起身後往菸灰缸裡熄掉菸蒂。他並沒有放開Collins的手,反而用指腹輕輕摩搓,Collins的溫度慢慢地往他的指尖傳遞過來。

「我不是故意要讓你感到難過。」Farrier語氣有點自責地說。

他只是認為他們應該為將來可能會失去彼此而做好準備。 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失去是怎麼樣的感受,他不希望同樣的情緒出現在Collins的身上。

「我知道。」Collins的臉上重新拾起笑容,他依然看著Farrier。「不用擔心。其實我比你想像的更堅強,Farrier。」

「我想你更應該擔心是你的飛行技術會被優秀的我超越。」Collins笑得更開心了。

「你已經足夠優秀了。」Farrier也笑了。

Farrier凝視著Collins,順了順翹起的幾根金黃髮絲,湊上去吻了對方的唇。他舔了舔Collins方才咬過的下唇,Collins微微張開了嘴,Farrier的舌尖趁機滑進了對方的口腔裡,主動加深了這個吻。

他往前壓倒了Collins,而Collins順勢往後躺在了他的床舖上,他們的身體緊緊貼合在一起,誰都沒有停止親吻對方。

直到他感受到對方快喘不過氣時率先放開了Collins。他看著Collins張開嘴喘著氣,金色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臉龐比剛剛更加的紅潤,那雙藍色眼眸帶著水氣。


「你有一雙像海洋的眼睛。」Collins吐出溫熱的氣息,「就像我駕駛著颶風時,所看到的海洋。」


Collins又笑了,他的一切是如此的完美,如此地讓Farrier傾心。


Farrier幾乎快哭出來,Collins看著他的這個眼神,彷彿它就是全世界。


Farrier把臉埋在Collins的肩窩裡,淡淡的汗味裡混雜著些許的機油與青草味。

這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幸福嗎?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僅僅只是靜靜地待在一起,輕輕地碰觸對方,緩緩地對彼此微笑,都不禁讓他在心裡規畫著未來生活的藍圖。一個有他,有Collins,有棟房子,有個庭園,有個火爐,或許有條狗;還有數不清的書籍,有Collins親手泡的茶,有他們兩人,沒有戰爭,沒有痛苦,只有更多的彼此。或許可能會有吵架過後的心碎,但他相信他們會克服這一點小困難的。只要能活著,這些都不是困難。如果他們都能活著的話。


如果時間能就這麼停止的話就好了,他不禁自私地想。

他開始重新親吻Collins。



你才是我的海洋。
你是我的天空,也是我的海洋。



「我愛你,Collins。」



這是Collins閉上眼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End-




其實覺得Farrier是那種會在心裡說情話,或是一臉正經沉穩地說可愛肉麻話但自己並不知道的類型www
拿Collins的內褲打賭,Farrier心理一定有數不清的情話想對Collins說!
因為太喜歡這個接吻梗,就想如果換成空軍組來做的話會怎麼樣,而因此有了和上一篇相呼應的這篇XD
以上,如果我有表達出兩人所有溫柔的萬分之一那就好了。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空軍組愛愛!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