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御澤】隨筆未命名02-03


Paring : 御幸一也 x 澤村榮純


◾原作 : 鑽石王牌

◾OOC有

◾雙職棒同隊交往paro

◾劇情可能有BUG



◾前篇戳► X





02.






中村覺得自己可能被討厭了。

而對象是他們一軍隊伍裡的一號捕手御幸一也。



事情是這樣的。


幾天前,在只有他們三人的休息室裡,御幸前輩和澤村前輩兩人互相親吻了,嗯,沒錯,就在他的面前。

他整個人都傻了,他最尊敬的兩位前輩就這麼突然地接、吻、了,如果換作是你,你能不傻嗎? 他回想起當天的畫面後,臉不禁又紅了起來。


在這之後他一直思索著該怎麼面對兩位前輩,但是兩位當事人卻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般的和他相處、玩鬧,這讓中村都開始覺得自己實在是有些過度反應了。就在他已經決定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時候,他發覺自己得到了御幸前輩的「特別關照」。


御幸前輩除了會時不時地用餘光看他外,視線對上了,御幸前輩還會對他露出微笑,甚至還會特地從別處走到他身旁,對他勾肩搭背、加入聊天話題,且以上這些都有個附帶條件,那就是───澤村前輩。只要身旁有澤村前輩在,隨後御幸前輩就一定會出現,不是在澤村前輩的附近不然就是在旁邊,然而結果就是其他隊友們所看到的是他們三人時常粘在一起的詭異畫面。


-



中村一結束今日個人的自主訓練後,就走進了休息室,他往那張擺放在室內右側的特大號黑色沙發坐下,他手上拿著毛巾邊擦掉額頭上的細汗邊說,「松本前輩,御幸前輩是個怎麼樣的前輩?」視線看向了在一旁換衣服的松本,忍不住地提問。


松本是他們隊上的游擊手,除了和御幸同歲外,兩人還在同年進入職棒,也因此松本可以說是除了澤村外,和御幸最親近的隊友了。

「突然之間怎麼了?」松本有點驚訝地說,「我看你們最近感情不是還蠻不錯的嗎?」他把身上已經被汗沾得濕漉漉的深藍色運動衣脫下,只留下了內裏的黑色緊身衣。


「御幸前輩最近對我好像和之前有點不一樣........」中村有些困擾地說,「除了常常出現在我旁邊以外,好像還偷偷地觀察我........,不,那與其說是觀察不如比較像是在瞪我。」

「御幸嗎?」松本語氣更驚訝了,因為在他心裡御幸雖然個性蠻壞心眼又惡劣的,但卻不是個會容易把心思透露在臉上的人。

「具體地說應該是只有澤村前輩在的時候才會。」中村把情況據實以報。

「喔? 」松本挑了挑眉,好像突然之間懂了些什麼,他只是看著中村並沒有說話。

中村看著松本若有所思的樣子,心理的不安更擴大了,「松本前輩,御幸前輩和澤村前輩是不是───」話說到一半,他便想起了那天御幸要他保密的畫面。


糟糕,只差那麼一點他就要說出口了。



幸好松本並沒有在意他剛剛那不自然地斷句,只見松本一臉神情嚴肅地說,「中村啊,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啊?」

「蛤?」中村有點錯愕地看著松本,不會是那件事吧,他心想。

「你應該是被討厭了,被御幸。」松本雙手在胸前交錯,不改嚴肅神情地說,「你絕對是被那傢伙給討厭了。」


「欸?」中村被松本的神情嚇到了,「那、那怎麼辦前輩,我是不是應該要去道歉才對啊?」有點急了的語氣,他看著松本,一臉求助的神情。

松本表情依舊難看,動作還維持著胸前雙手交錯的姿勢,神情更凝重了,「你不是問御幸是個怎樣的人嗎?」他繼續說,「他是個極度惡劣壞心的人,又愛記恨,你還是乖乖去道歉吧。」他拍了拍中村的肩膀,「不過會不會被原諒就不知道了。」



說完,松本回頭打開自己的儲物櫃,從裡面拿走了新的運動衣,關上櫃門後頭回也不回地走出了休息室。


中村一人愣在原位,他滿腦子都在想著要怎麼和御幸前輩道歉,以至於他沒看到松本轉頭後的偷笑,還有在旁邊裝忙,實際上卻一直在偷聽憋笑的其他隊友們。





03.




幾天後。


「剛剛中村一臉要哭要樣子跑來找我道歉,你都對他說了些什麼啊。」御幸在休息室對著同樣在換衣服的松本說。

「只是說了你是個壞心眼的人而已。」松本爽朗地笑了。

「你都把我塑造成什麼形象了啊。」御幸邊把隊服套上邊說,「你倒是欺負中村欺負得挺開心的啊,還敢說我壞心眼。」

「不是從你先開始的嗎。」松本邊說也邊套上隊服。


「啊、被你發現了。」



兩人臉上同時掛上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中村真是個可愛的後輩呢♥





TBC?




Note:


您好,這裡是嘿嘿。


這篇一樣是之前寫的隨筆。

好喜歡看球員隊友之間做一些互整或玩鬧喔,讓人覺得感情很好而且很可愛www

而且趣事大部分都發生在休息室內,休息室見證了一切www

好想成為休息室喔(這什麼www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您。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