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嘿嘿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遙卓】隨筆未命名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Paring : 西川遙輝 x 中島卓也


◾OOC

◾部分和現實不符

◾BUG有


會有這篇的原因是因為之前一直連敗,再加上那場很罕見的卓醬竟然失誤了,之後看到他表情都有點不好了,所以想看小遙鼓勵鼓勵卓醬,想看遙卓兩人互相鼓勵。

原本是想寫友情向,但最後好像有點歪了www


以上,這只是我的腦洞,因為怕RPS會雷到別人,所以再說一次。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在最關鍵的時刻,中島的守備失誤了。



九局上半,比分相同,一出局,一壘有人。下一棒的二壘方向飛球,因為他的失誤而讓對方攻上了一三壘,隨後一個高飛犧牲打,對方得到了致勝的一分,他們隊吞下了四連敗。


其他隊員大部分已經進淋浴間梳洗了,少數還在外頭收拾器具,只有他一個人的休息室顯得特別地寧靜。中島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後腦向後仰靠著,整個人陷了下去,擦完汗的毛巾此刻正平躺在他的臉上,包覆住整張好看的面容。



他的腦中不斷地重播著剛才沒接到球的畫面,懊悔地感受此刻是那麼的清晰。

如果剛剛那球有接到就好了,他心想。



在那麼關鍵的局面更是應該用守備支援投手才是,不只是因為他是以守備見長的選手,更是因為這是他的職責,何況以他的能力那球是可以接到的。

在最後半局,他的打席被換上了代打,雖然代打還來不及上場比賽就結束了,但這也代表監督大概對他失望了吧。



果然再多的美技守備,還是比不上一個失誤嗎。




「第二個四連敗呢。」


他感覺到身旁的位置陷了下去,眼前的黑暗取而代之的是天花板明亮的燈光,西川把蓋在他臉上的毛巾拿開,對著他說。

中島側身看著西川手裡正把玩著上一秒還在他臉上的毛巾。


「嘛、說的也是呢。」中島說。

「你也知道監督的性格,他也不是真的怪卓桑你。」西川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監督只是有點急了。」


西川把手上的毛巾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不過真難得啊,守備那麼安定的卓桑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失誤。」西川說道,「果然運氣並沒有站在我們這呢。」


中島並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西川。


「在我心中卓桑的好守備是不會因為這一次就被抹煞掉的,失誤嘛誰都會。」西川自顧自的說了起來,「不過我也沒什麼資格說。上壘率才兩成多一點,其中還是靠保送的貢獻,做為一個第一棒來說,是個不及格的表現。」


在螢光幕前的西川雖然話不少,還特別會討球迷的歡心,有時候油條到中島都覺得有點滑稽,但私底下卻意外是個文靜許多的人,甚至還有點乖巧,不過有時挺頑皮的就是了。



明明不擅長做安慰別人的,這後輩真是。



他的心情在想到這些後逐漸開朗了些。


「的確是不及格呢。」他雙臂在胸前交握,「嘶───再這樣下去被降到二軍怎麼辦。」用著戲謔的口吻說道。


「別說了,石井最近表現那麼亮眼。」西川說,「那傢伙可是直接說了目標選手是我呢,狀態再調整不回來位置都要不保了。」

「不錯嘛,這也代表一成認同你的實力啊。」中島笑著說。


「他可是認定游擊的位置只有卓桑你能守呢。」西川用雙手撥了撥俐落的短髮,「再說關係竟然已經好到叫名字了嗎。」他撇撇嘴小聲地說。

「吃醋了嗎?」雖然小聲不過中島還是聽到了,「就這麼喜歡我?」依然是剛剛戲謔的表情。



西川的視線對上了中島。

「明知故問。」西川笑著說道。


中島挺起了上半身,從沙發坐起。

「不過我真的看起來這麼低落? 」他歪了歪頭問。

「嗯,在場上表情就不好了。」西川把腿上的毛巾塞回了中島手裡,率先離開了沙發,「第一次看到卓桑你這樣。」他把身上吸了不少汗水的藍白隊服脫下,留下了黑色的緊身衣,開始為等下的鹽洗做準備。



「抱歉,讓你擔心了。」中島抬頭看向了西川。

「下一場好好地贏回來吧。」西川轉身對上他的視線,揚起了嘴角。



西川伸出了握拳的右手,他笑著從沙發上起身,也把自己握拳的右手伸出,碰上了西川的。




「嗯。」加油,還有謝謝。






END.





寫完後發現兩人現實中應該不會這樣說話orz

真人個性好難抓(汗)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您。


评论